【双关】奶糖精的饲养守则(上)

#圣诞节快乐~


#圣诞礼物,一只奶糖精好不好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

他像一颗被剥开糖衣的奶糖,白白净净。脸庞圆润,裹在厚厚冬衣里更没了弧度,如同从画报里跳出的年娃娃,粉琢天成的乖巧讨喜。捧着手心中印着白兔图案的糖果翻弄,腮帮子鼓鼓里还含着一颗缓慢滑动齿列舍不得咬嚼。脚丫子晃了两晃,又在床铺上翻滚个身,他皱起眉,小大人似的苦闷,盯着掌心的奶糖犯起了愁。

 

最后一颗奶糖。

 

明明他已经很节省了啊。他掰着手指数,一天吃三颗也算多吗...好吧好吧,昨天他是忍不住贪嘴又多吃了一颗。

 

微呲的牙齿间嘶进缕凉风,舌尖轻轻勾过刚掉牙的地方,他想,这大概就是对他多吃一颗的惩罚吧。

 

都怪昨天的自己没守住约定,害今天的自己没了糖吃。暗自同昨天的自己较气,掌心握合又张,他始终舍不得动最后一粒奶糖。

 

筒子楼外隐隐传来欢呼,窗外暖融融的灯光。一楼之隔,节日的气氛烘得正热。他可以想象,正如他每年贴在窗玻璃上所看到的——明亮的灯光,摆桌的食物,围在餐桌前欢庆的一家人,他们高声谈论欢笑、亲密互赠礼物。憧憬刚流出眼底,他又别过了头,小声告诉自己,关宏宇,没什么值得羡慕的。

 

寂静站在他的房门外。没有灯光,没有欢祝。每天的圣诞节皆是如此。

 

他们不过是太忙了。把自己埋进枕头,他可以又一遍这样安慰自己。他可以当个乖孩子。早尝试过的无理取闹,争取到的从不是终于停驻的关心。

 

有奶糖陪着他就够了。生日时他曾许下一个愿望,后来他就得到了父母的一整包奶糖作为礼物。早安、午安、晚安,他所想要的,每吃下一颗糖,就可以实现一次愿望。

 

圣诞老人会派来礼物吗?如果他知道了自己没有糖果。圣诞袜里明天会多出一件礼物吗?如果他愿意用他最珍贵的糖果交换。

 

相信总是幸福的,于是世界上有了神话和传说。

 

他也曾在圣诞节的第二天收到礼物,就放在挂床头的圣诞袜里。是他心心念念惦记了很久的汽车玩具。

 

会实现的。他祈祷,今年的圣诞老人一定没那么忙。

 

灯线拉扯,明明灭灭的灯光如同为自己点亮的彩灯,挂在圣诞夜的天空。抱膝坐在床头,他轻轻吻了吻手心舍不得吃的奶糖,在灯泡再一次灭掉时,对自己说——

 

关宏宇,晚安。


2.


春天种下一颗糖果,等到秋天收获了一把糖果。

 

他梦到这样的场景,他站在糖果树下仰起头,看见糖果树上坐着一位少年。

 

白衣拂动,风吹着他,浓郁香甜的糖果气息落在鼻翼。几缕额发随低头垂散,面目不清的脸上笑意温柔,正唤他,宏宇。

 

这样的梦境太过甜蜜,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梦。

 

梦境里总是肆意,可以供他任性。头一次强烈地生出要什么的冲动让他伸出手,即使知道虚无,也要去挽留。

 

失落感从瞬间打散的白色画面袭来,带着骤然加快的心跳从梦境跌落坠地。

 

睁眼的刹那,他快速地翻起了身。强烈的感觉驱使他去寻找什么,目光锁在床头的圣诞袜上,他不禁屏住了呼吸。

 

食指搭在圣诞袜边缘徘徊,轻轻一拉,他捺着心口极快的跳动往里看。

 

什么也没有。

 

不确信。他拉开了往里仔细探视,视线搜刮过每一个地方。

 

大大的圣诞袜里看到底,居然躺着一枚奶糖。

 

如同他手心里握的奶糖。

 

白兔包装,两头结着漂亮的蝴蝶形状。

 

不由地失望,他拿出奶糖坐到桌前,左翻右捣研究,楞没看出点不寻常,心想,这届的圣诞老人可真是扣到家了。

 

总有多的糖吃,他撇撇嘴,拆开糖纸。

 

刚拆开糖纸的边缘,手里猛一沉甸,他眼疾手快握住快要滚落的“奶糖”。

 

眼睛眨了两眨,又眨,他木楞楞看着自己的手心,疑心还没睡醒。

 

白色,极浓郁的奶香。他现在连轻微呼吸,都觉得过度。

 

在他手心里,糖衣的半包裹里,一个瓷娃娃似的白衣小人正酣然睡着。

 

贴近细看,还能看到他脸庞泛着健康的粉色。

 

“喂。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一推这块“奶糖”的肩膀又赶忙抽回。竟然有温度,他惊异地看看自己的手指,又看看手心的小人。

 

感觉到了骚扰,小人睡梦中皱了皱眉头,只是稍微翻过身,留他一个背影。

 

新奇感诱着他的手指又戳了两戳,他终于听到比蚊子还细微的声音咕哝,“你戳够了没有?”

 

欠佳的语气可以听出小人起床气还不轻,他正愣神间,小人已起身支腿坐在他掌心,托腮望着他。

 

“奶、奶糖精?!”反应过来,他一慌,悚然有种拿着烫手山芋的感觉。

 

慌张的手一动,掌心小人也有了地动山摇的感觉。

 

“别动。”晃晃悠悠仍坐稳,他轻描淡写命令。不重的声音落在耳里,关宏宇立马就像被点住了穴,停止了晃动。

 

“哦......”一时不知道如何做好,关宏宇竟乖乖听了这个小人的话。事后想起,关宏宇都觉得不可思议。太奇怪,他当时居然会听这么一个小不点的话。

 

“你、你是奶糖精?”关宏宇小心翼翼问,有种掉入童话书的错觉。

 

“奶糖精?”重复他的话,小人认真思酌了一会儿,抬头看他的脸道,“这么说也没错。”

 

太复杂的事他也懒得解释,况且有时候解释了,也未必能解释清楚。看着面前傻乎乎看着他的半大孩子,小人心里有笑。

 

“那...作为妖精,你一定会、会什么法术吧?”关宏宇紧张舔了舔嘴唇,又害怕又有种说不出兴奋。妖精,居然还是活的欸。

 

望着手里奶糖精就小小一只,他大起点胆子,磕磕绊绊道:“你要是不会什么法术的话...我只能把你丢掉了.....”

 

嚯,这是威胁他吗?小人微眯眼睛,淡然道:“自然是会的。”

 

“什么法术?”他追着话问。

 

“梦。”小人轻轻道。

 

“什么梦?”他想起《山海经》里曾有载梦貘,专食人噩梦而消除厄运。难道他其实是只梦貘?可他也不如记载那么可怕,反倒是...出奇的好看。

 

“好梦。”小人微微勾唇,仿佛梦里的笑,温柔极了。

 

“我能用法术送你一场梦,一场比糖还甜的梦。”

 

3.

 

冬日难得的晴天。

 

日光也晃晃乎乎,如同天上融化的一汪糖水,渗透冰晶的雪白。

 

“风雨同舟.....”

 

“关宏风好不好?”

 

窗风翻过一页纸,作业本上一笔一划正写着一个成语。关宏宇顿了笔,问坐在他手边的小人。

 

“不——好——”小人板着脸摇头,严肃得像个小老头。

 

“这已经是第二十个名字了......”他真是头都想破了。关宏宇苦巴巴望着小人,期许情感攻势能让他软化。

 

小人看着他稍叹口气,柔下眼神道:“关宏峰。”

 

“关宏峰,同样可与你同舟。”

 

连名字也不肯好好想。

 

关宏宇难道不知道,这是他要用一辈子的名字。

 

4.

 

“关宏宇,还不快起床!”

 

身上的被子被一把掀开,他拉挣着被角企图找回点温暖,睁眼就看见了熟悉的脸。

 

及肩长发修饰着线条柔和的脸庞,她拉着被子另一头,装束如故的干练简洁。

 

“妈,你干嘛——”被子拉锯,她瞪他一眼,耳朵都听起茧的话又唠他:“休想再睡回去!就你早上迟到这件事,班主任都不知道找我谈话多少次了,能不能学学你哥?”

 

“学、学、学。”对付母亲的熟练一套,他张嘴就顺着说。手里悄悄又用了劲儿,拉回点儿被子。

 

“每回都说一套做一套。”母亲窥破了他的小心思,直接把被子抢到手里抱走。看着他懊恼的脸,无情道:“这床被子我抱去洗了。”

 

走到门口,她回过头道:“无论你愿不愿意,今天都必须跟你哥一道去上学。”

 

哥?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。

 

他什么时候多出个哥来。

 

“等等......”他连穿鞋都顾不上,赤脚丫就下了地。

 

“妈,我什么时候......”他拉住母亲的手,刚要追问,别眼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人。

 

见了鬼,他好像看见了他自己!

 

蓝白校服端端正正穿在身上,内里的白衬衫领口高扣,纽扣系到了最上一格。

 

见了鬼,真是见了鬼。他什么时候会穿成这副鬼样子。

 

“早餐做好了。”淡然的眼睛落他脸上,如同琉璃色的玻璃珠,淡淡的光彩。

 

似曾相识的眼睛重合,好像在一个甜腻的、雪白的梦里见过。

 

奶、奶糖精?

 

他几乎快脱口而出。光彩流转成浅浅的笑意,眼前人快他一步道:

 

“叫哥。”

 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好久不见,感谢阅读~


送大家一只真 · 迷人的小妖精hhh

评论(15)
热度(92)

© 柯基的小短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