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关】十二夜(2)

4.

举手的动作亲昵,不必要的形式,或是不可少的仪式。


褪下颈间围巾,他周全为关宏峰做好保暖。


围巾绕两圈又拢紧,留下两条酷酷的搭垂。


关宏宇收着搭垂贴近眨低眼睫的脸,在呼吸相近间轻声道,


“还你。”

 

“还我什么?”


关宏宇笑,捏了捏他暗中握紧的手。


“你面前,关宏峰的全部。”


5.

候机大厅。


关宏宇靠椅打着一点儿小盹。


脑袋朝下一点很快清醒过来,迷茫、戒备、锐利、软化的温柔,目光在触及他的范围停留。


模仿的习惯下意识,他右手摸摸下巴,低沉嗓音翘着尾儿,


“我不困。”


专横揽过的手不近人情,头靠着旁侧肩膀窥见耳尖一点红,他来不及惊讶,听偏扭头的人用命令语调道,


“睡吧。”


末了还补充,


“......登机时间快到了,我再叫醒你。”


6.

黏在他脸上的视线,盯得他极不舒服。


搁下勺子,他撕开密封的蒸馏水抿一口,尽量以符合自己脾性的波澜不惊开口问,
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
身侧人眯眼好一阵打量,托腮的手指有节律敲动。


他以余光瞥见。


“不太对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他平着语气问,见关宏宇皱了眉。


“不大一样。”


“什么不大一样?”


他难得有耐心地追问。


“和周巡在外东奔西跑时,我老在想一个人。我想,能让我日也想,夜也想的人——他一定长得特别好看.....”


关宏宇话语微顿,表情惋惜得令他好奇。


他不由挑眉,终于转过正脸望他。


观察者靠得更近,仔细端详,额头、眼睛、鼻子、脸颊,扫视过嘴巴。


“刚才认真观察了一下。”


他的惋惜里再藏不住一点儿偷腥的笑。


“没想到我挂记的人居然和我长得一样。”


“一样有道疤,一样只有那么一丢丢好看。”


7.

“麻烦一床毛毯,谢谢。”


“两床,谢谢!”


伸着两根手指,关宏宇冲空乘一眨眼,极快抢话道。


“先生?”


空乘显得有些为难。


“两床吧。”


他望关宏宇一眼,枕着靠背闭上眼睛。


毛毯铺开,小心盖到他身上,仔细掖好边角。


毛毯交界处,偷偷摸过一只手,借重叠遮盖,交握上他的手。


手掌覆着他的手背,轻轻摸过手背结疤的细小针孔,仿佛抚摸过他的所有苦难。


原来他打得是这个主意。关宏峰想。


回牵住有些冰凉的指尖握进手心。他遂又想,罢了。


无论他将带他航往何处。


他都愿意做一次,黑暗中闭着眼被人牵手前行的信任者。



评论(2)
热度(20)

© 柯基的小短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