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关元宵节24h-09:00】五个原因

#祝大家元宵快乐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0.谎言

 

“人会毫无理由地撒谎吗?”关宏宇叼着烟,比划一下差不多长起来的头发。

 

“不会。”关宏峰掐了他嘴里的烟,递上一盒糖。

 

“你是要我戒烟吗?”关宏宇问。

 

“不是。”关宏峰瞥他一眼,顺便没收了他裤兜里的烟盒。

 

“你在撒谎!”关宏宇控诉。

 

“我是为了你身体着想。”说着,关宏峰借着烟味,侧脸吻了吻他。

 

1. 隐瞒

 

隐瞒部分事实,在关宏峰看来,不算是一种撒谎的手段。

 

谎言的界定是故意将自己认为是真实的事情陈述为不实的事情,让受骗者信以为真。

 

DNA的验证是真,指纹的存在也是真,他是在引导一个新的事实,覆盖在原本的事实之上。而不是替换,抹去。

 

他习惯于隐瞒,包括半生的心意。

 

“什么时候回家?”他最常发。

 

隐瞒着后半句,我想你。

 

2.保护

 

关宏峰是绝佳的演员,天生的撒谎高手。

 

高远枪顶着他脑袋,他仍不可避免这样想了。扬起下巴,关宏峰学他微拧脖子,不屑地笑道,我才是关宏宇。

 

你和关宏宇两个变态结伙作案,我作为关宏峰大义灭亲,你俩愿意狗咬狗,关我屁事?

 

一句比一句粗,顶像。

 

脑袋没转过弯,关宏宇看着悄悄朝自己使眼色的亲哥,心想,在你心里,我怎么就是变态了?


3.伪装

 

白夜追凶。

 

关宏峰不愿意承认,他撒了个弥天大谎。

 

关宏宇不戳破,一觉得亲哥要面子,二觉得是个不错的伪装。

 

他住了同间屋,是无可奈何;他睡了亲哥床,是逼不得已。

 

关宏峰教他伪装,要他学自己习惯,紧张时可以摸摸下巴。

 

他问,哥,你喜欢我吗?

 

关宏峰摸了摸下巴。


4.应激

 

黑暗恐惧症,迫使他依赖于光。

 

出于愧疚、负罪、自我对现实的否定,身体完成一场对自我意识的欺骗。虚幻的恐惧里,有吴玲玲的笑、吴征一家的追问、关宏宇的失望,如同既定好的泥沼,拖着他陷下去。

 

“如果你知道了是谁陷害的你,你会怎么办?”

 

关宏宇只是摇头笑了笑,掰给他一块更大的巧克力。

 

黑暗中也可以感受到光的存在吗?

 

于是他逼自己往前一步,到黑暗里去趟趟道。


5.恶意

 

谎言往往不被喜欢,是因为它大多出于恶意的目的。

 

微小的恶意容易产生,长期藏匿着,潜伏着,等待某个瞬间被发现、揪出、无限放大。

 

他对关宏峰的喜欢,本身是一件恶意的事情。

 

背德、不伦,所有为道德难堪的词汇。

 

可他偏喜欢,并且打算一直坏下去。

 

谎言,他把他的喜欢称之为报复,加诸于关宏峰身上。

 

他以狂热亲吻,把妄念付诸现实。当他拥抱关宏峰的时候,关宏峰狠狠推开他,对他说滚;黑暗的囚车里,关宏峰推不动他,也对他小声说滚。

 

一路跑往光的方向,他猜想——

 

或许,关宏峰有与他同样的恶意。

 

6.共犯

 

有什么谎要撒一辈子?

 

我们是兄弟。


Fin.

评论(8)
热度(72)

© 柯基的小短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