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双关】最后一夜

#双杀手双黑慎


#想看一个金边眼镜,突然引发剧情(捂脸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微转旋钮调节屈光,瞄准镜里的人像慢慢从模糊归于清晰。挺括的黑色西服勾勒腰线,白衬领口一丝不苟扣合。扶抬鼻梁的金丝细框眼镜衬着隽白面庞,多一丝秀气的斯文。长睫微颤,镜片遮掩后的双眸若有若无朝他的方向瞥看一眼。在边角临窗的卡座沙发缓缓落座,他支合的手抚上额角,修长手指曲着,搭在镜框边角有节律轻敲,不急不缓两下。

 

楼顶寂静沉着一壁浓黑,仿佛摒障喧闹繁华的世外之地。借夜色隐匿,锁定好左手拐肘,关宏宇抵架稳肩头的狙击枪,透过瞄准镜悠悠赏这灯下美人,颇肆无忌惮。不得不称赞这恰巧乘的便利,纵然两栋大楼相隔甚远,映着餐厅的暖金顶灯透照,白细皮肤上的薄薄软绒仍清晰可见。

 

下颌微微扬起道弧,玻璃杯里的柠檬水摇晃,呷进淡色薄唇半口。指腹缓慢揩擦唇角,关宏宇视线不由跟着挪,喉间克制吞咽。

 

关宏峰是故意的。在他唇角轻勾起抹笑时,关宏宇有了这样的自觉。

 

耳麦诚实交递两处动静,关宏宇盯着那口唇张启,低悦的淡声,隐隐带笑:“胆子很大,关宏宇。”

 

“敢拿枪指着我头的,你是第一个。”

 

“可不是,胆大也心细。”关宏宇没遮掩的习惯,笑笑道:“您放心,我会帮您保护好您这颗金贵的脑袋。”

 

“目标出现,进餐厅门后在285方向的餐桌坐下,一个人。”关宏峰也没跟他扯皮的习惯。懒懒托腕支起侧脸,他的目光好像流连于窗外热闹的街市不返,看迷了神似的,聚焦点却盯紧了绰约玻璃窗上的来往影像。

 

“收到。”关宏宇回着,镜头仍端正瞄准原处。

 

瞄准镜里忽多出一个人,一个让关宏峰适时带起客气微笑回头的人。那是一个身材惹火到足够引起任何一个人兴趣的美人。关宏宇看着美色缠身的关宏峰,颇有兴致的打算看场好戏。面对这样打乱计划的艳事,他是笃定了关宏峰不会搭理,几乎算好可能出现的结局。

 

干脆的拒绝,或是礼貌的婉拒。事情总以这样终结。

 

像是掐准他心里算盘,微型耳麦里电流刺啦一声,通讯被暂时切断。眼前仿佛上演一场全靠脑补的无声电影,俊男美女,他几乎眼睁睁,看着关宏峰舒展开眉宇的风流韵态,唇角撇起一个极得自己真传的痞笑,多分勾人的清淡颜色,朝倾身看他的女人说些什么。那女人掩唇笑起来,好像被他逗乐似的,弯腰伸手,暧昧攀点他的肩膀耳语几句,见关宏峰点头方才离开。

 

操。关宏宇紧盯着事态发展,攥握紧枪托才压下撂枪不干的心思。感情他蹲这里辛辛苦苦顶风头,关宏峰就搁他眼皮子底下舒舒服服撩妹。完全以公谋私!

 

“磨牙的习惯可不好,容易暴露位置。”耳麦恢复通讯,传来他想恨又恨不起来的声音。

 

故意磨狠牙,他憋着气问:“你和她说了什么?”

 

“我以为你该看着目标。”语带戏谑,镜头前的关宏峰仍端着面不改色,仿佛跟他通话的并非一人。

 

“我觉得...我也许可以大义灭亲。”关宏宇已放出狠话。

 

“那你可以试试扣动扳机。”关宏峰回得不甚在意。

 

“......”短促的叹息后长久一段沉默,关宏宇的声音再响起已充满无力:“目标周围一直有人走动,等待指令。”

 

“等等。”关宏峰的指令来了。

 

任务目标,周恺,表面上是著名科技有限公司老板,暗地里也是有名的军火商人。正对方向,一直坐着的目标人物忽然站起身,错开上菜的服务员,关宏宇觉得到了时候,正准备扣动扳机,关宏峰的下一条指令又下达:“放弃今晚行动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,关宏宇觉得关宏峰就是今晚再想折腾他,也该换种形式。

 

“他的家人也来了。”

 

“情报有误。”

 

关宏宇从瞄准镜里看,确实一幅天伦。黑色十字对准太阳穴晃动,这位叱咤黑道的军火老大慢慢蹲下身,张开两臂把扑过来的幼女揽抱入怀,捏着她婴儿肥的肉脸笑亲。他的夫人站在一侧捋着鬓发,注视两人的眼神温柔。

 

头疼。关宏宇今晚的头不止疼了一次。

 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

收起架枪,快速拆解配件装箱,他抬头看一眼黑沉欲雨的天空,垂头摇摇,冲耳麦那头的人道:“哥啊,明天可不是一个出行的好天气。”

 

“今晚出了津港就行。”耳麦里微喘的气息不稳定起伏:“老地方见。”

 

黑黢黢的巷道里,幽幽一点星火。黑暗中,关宏宇仰背靠着放下的座椅,燃起指尖一支烟,慢慢吸吐烟圈。车门开合间亮起前灯,他见关宏峰喘均气息间呛入口烟,脸漫薄红,止不住咳嗽,竟有大仇得报的快意。深纳口烟,他趁了咳嗽的无防范,压钳住关宏峰推挡喂尽整口方才罢手。

 

“唉,又一桩到手生意赔咯。只希望这次的雇主不会追杀我们太久。”烟斜斜叼在嘴边,他摆副苦兮兮的神情,看着身下边咳边甩过刀子眼的关宏峰诉苦。平光眼镜氤氲一层雾气,隔着通红的眼睛。关宏宇细细看着,才从他这副斯文扮相嚼出味来,谁会想到这是一个顷刻夺人性命的杀手。不过无论关宏峰哪种伪装,他都是惯爱的。

 

“不乐意?”坏了生意的人挑挑眉,一副理所当然。

 

“乐意。”关宏宇认命叹口气:“谁让我做了笔终生的生意。”

 

共享过一支烟,他们在今夜开始逃亡。

 

 

End.

 



评论(14)
热度(100)

© 柯基的小短腿 | Powered by LOFTER